伤城外的迪士尼

任性,脾气不太好。邪魅狂狷的萝莉。江湖人称"三嫂"。

春光乍泄

把酒食烟:

总目录




速打




年龄操作有




片段灭文法 扛稳往昔旗




BGM






“话说你今天不用早点回去吗Karry?”化着浓妆穿着暴露的少女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唇上涂着粉嫩偏亮色的唇彩,看起来格外可爱。“你家那位大叔不会管你吗?”




“拜托,”被叫到名字的少年不耐烦地皱了皱眉。“要我讲多少遍你才能记住,他不是我家的,他只是——”




“知道啦知道啦,One night stand.”少女歪着脑袋吐了吐舌头。“真是没良心啦Karry.”




“话说回来,那个大叔剃了胡子之后真的很帅吗?”一旁打着桥牌的损友也加入了八卦的行列。“很难想象诶。”




少年俊美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点笑容:“完全判若两人啊。”




“你没听Karry说吗,那个大叔身材超好的,屁股又挺又翘,那里还很紧。”




“真的啊哈哈哈,果然人不可貌相。”




“哎,搞得我都想尝一下滋味了,不知道他下次什么时候来?”




“那我也排个队好了。”




一行人肆无忌惮地讨论着下流的话题,Karry捏了捏酒杯,说:“别说这些了,没意思。“




他年纪虽轻,气场却很足,打架也厉害,大家都不敢忤逆,把话头引到了别处。Karry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跟吧台服务员借了打火机点上火。




和众人口中的大叔相遇是在一个大雨倾盆的晚上,他们一群人各自搂着玩伴天南地北地闲聊着,忽然有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冒冒失失地冲了过来,撞进Karry的怀里,含糊不清地喊着谁的名字,但就是死死搂住Karry的腰身不放手。




大家都笑了起来,多少带着幸灾乐祸的意味,还有个损友吹了声口哨:“哟Karry,艳福不浅呐。”




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反话——酒气冲天的男人像是好几天没剃胡须,又颓废又丧气,还流着眼泪,怎么看都是个烫手山芋。




从来都是美女在怀的Karry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刹那间黑了脸,想把这个人来疯的大叔推开,正好怀里的人也满眼泪光地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Karry被那双过分干净的眼睛震了一下,就在他愣神的这当口,原先的女伴就跑到别的损友怀里了,而他居然也没发火,鬼使神差地就搂着男人的腰身向酒吧外走。




等到满身大汗地把男人背上楼,他才忍不住骂骂咧咧起来,一边想着自己怎么鬼迷心窍把人给带回家了,一边又寻思把这男人丢出去不知道第二天会不会看到对方的尸体。犹豫间男人又哭了起来,小声地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那种失魂落魄的模样实在是像极了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




Karry无可奈何地把男人拖进浴室里,把刮须水抹在对方的下巴上,以略微生疏的手法将男人的胡子剃掉,意外地发现这个醉鬼居然有着一张英气逼人的面孔,五官棱角分明,眼眶通红的模样都变得可爱起来。




“什么啊......”




怀着种捡到宝的心情,Karry拧开花洒,帮男人脱下衣服,大饱眼福之后开始动手给对方涂抹沐浴露,而方才还抽抽噎噎的男人忽然就乖顺了起来,一动不动地任他吃着豆腐。




那种太过乖巧的模样反而引发了他的恶趣味,忍不住就加大了手上动作的力道,听着男人忍耐的低沉的喘息,下腹渐渐也变得火热起来。




男人身材精瘦,皮肤细腻又紧实,臀部圆润挺翘,Karry一边抚摸一边在心里偷乐,觉得这次真是赚大发了。尽管内心还有点微妙的歉疚感,可美食当前,没有当柳下惠的道理。




反正是对方送上门来的,不吃白不吃。




第二天醒来看到男人茫然又困惑的神情,Karry心里那点细小的歉疚感就被少年人特有的高傲自尊取代了。




“干嘛这种表情,是你自己一直抱着我不放手,还说什么拜托我上你,我都没办法睡了,不得已才抱你的好不好。”




谎言说出去的同时两颊也滚烫起来,但男人竟然没有看出丝毫端倪,只是安静地垂下眼睛,用颤抖的手指把皱巴巴的衣服裤子穿好,艰难地迈着两条又细又直的长腿走了出去。




“喂。”




对上男人红通通的眼睛,歉疚感又浮上来了,Karry不自在地撇了撇嘴。




“洗漱一下,我给你煮点粥,吃了再走吧。”




两个素不相识,因为机缘巧合而有了某种牵连的陌生人坐在餐桌的两端,沉默的气氛并不让人感觉尴尬,反而有种自然而然的舒服。




男人的吃相很好,吃完后还擦了擦嘴,礼貌地道了谢,换了鞋就要离开。




“那个......”Karry再一次叫住对方,一时又语塞,过了半天才从鞋柜上拿起钱包,抽出几张钞票给对方:“这个给你。”见到男人脸上的怔愣,不自觉就有点恼羞成怒:“想什么啊,这是车费,让你打的回去的,你走路不是不太方便吗。”




男人犹豫了片刻才接过,低声道了谢,把门关上了。




Karry却在客厅里坐了老半天,等外面下起大雨,才跑去阳台把衣服收进来,又情不自禁去想男人会不会被淋得湿透了,结实饱满的胸肌在薄薄的衬衫下微微发颤......




“靠。”他没忍住爆了句粗口,搞得自己跟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似的,一直惦记个没完。




说实话男人的外貌和身材都称得上是上乘,只是他Karry要什么货色没有,这样的老实男人也很无趣的,偶尔尝尝就行了,没必要当一回事。




回过神来才发现损友都挤眉弄眼地看着他,Karry心脏猛地跳了跳,顺着大家戏谑又八卦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又来了,这次打扮得稍微整齐了一些,不过——




他走过去,把男人贴歪了的胡须扯下来:“干什么啊你,非要弄得这么邋里邋遢的。”




回过头看到一帮损友发直的目光,Karry莫名有些不爽:“看个屁啊,没见过大叔啊?”




撕下胡须后的男人几乎是年轻了一轮,换套休闲装的话说是大学生都不为过,损友夸张地张大了嘴,唧唧喳喳地讨论起来。




“哇,Karry没骗人啊,还真是帅呆了。”




“这样看好像模特啊,那张脸好高级哦......”




“Karry真是走大运了,早知道那晚我把这大叔带回去好了。”




“嘘,别说了,Karry要生气了。”




把一帮损友撇在脑后,Karry低下头看着男人,对方有点不安,神情像是做错了事等着挨训的小孩子。




“你怎么又来了?”




“我我我我我来找你的.......”男人紧张得都磕巴了,想说什么,又无措地抿了抿唇,抬起眼睛看着他。




Karry挑了挑眉,“怎么,还想再跟我做吗?”




被他的坦诚弄得满脸通红的男人摇摇头,说:“不是,就只是,只是想,见一下你.......”




不得不承认,对方这副羞赧的样子让他心情大好。Karry偷偷地勾了勾嘴角,用那双电力十足的桃花眼望着男人。




“被我迷住了?”




对方的耳根红得像要滴血,踌躇了片刻,以很微小的弧度点了点头。




Karry弯起了桃花眼,在损友们的起哄声中轻松地把男人打横抱起,走向酒吧外。




“喂。”




“什、什么?”




“你也太轻了吧,”Karry把男人向上托了托,听到对方惊慌失措的吸气声时没忍住笑了出来。“干什么啊,老是搞得像我要害你一样。”




男人没说话,只是把他的脖颈搂得更紧了一点。




那种依偎般的姿态使得Karry心脏发软,说话的语气是少有的温柔。




“带你回我家?”




听起来是疑问句,实际上他早就打定主意,即使男人作出反抗,也要想办法把人带回去,仔细地拆吃入腹的。




幸而男人低低地“嗯”了一声,免去了那些软硬兼施的流程。




和男人做的感觉实在是太好。无论他的动作有多凶猛,对方也只是竭尽全力地抿着唇忍耐着,英俊的脸上带着情迷意乱的神色,看起来格外吸引人。




“舒服吗?”




他弯着桃花眼,大力地挺了一下,不出意外听见对方细微的吸气声,却还是回答道:“舒,舒服。”




做完后两个人也没分开,黏黏糊糊地搂抱着,直到男人终于开口说:“我,我想去洗个澡。”




对方一紧张就结巴的习惯Karry算是摸透了,又抱着人亲了一会,才由得对方以别扭的姿势逃到卧室里。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小雨,Karry目光瞥到男人放在桌上的钱包,轻轻地笑了一声。




就连钱包都用这么老式的款,还真是个大叔。




他心不在焉地打开钱包,脊背过电般变得滚烫起来。




放在显眼的位置的,是一张已经泛黄的大头贴。上面的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一个是正在浴室里冲凉的那个人,一个是面容俊美的少年,长着张和他高度相似的脸。




Karry把相片翻了个面,背面有一行工整的字迹,写着凯&玺。




他把相片扔进垃圾桶里,猛地踹开了浴室门。还在冲洗身体的男人吃了一惊,睁大眼睛望向他。




那种无辜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神情,真的让他感到恶心。




他以近乎粗暴的力度把男人摁在墙上,没做足够的准备工作就进入了对方的身体,听着对方苦苦的哀求和辛苦的喘息,毫不动摇地冷笑着。




长到这么大,谁不是把他捧在手心里宠着疼着,就差没把整个世界搬过来给他。而这个看起来老实无害的大叔,居然敢骗他,拿他当别人的替身。




“你怎么不去死好了。”




冷冰冰地丢出这句话的时候,感到被压在身下的男人抽搐般地颤抖了一下,他的心脏莫名也跟着拧痛起来,以不轻不重的力道推了男人一把,从对方身体里退了出来。




草草地帮人穿好衣服,Karry拎着男人的领口将人丢至门外,不忘把钱包也砸到对方身上。




“滚吧。”




什么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分明就是只被原先的主人丢下了后才跑到他这来寻求安慰的花猫。




利用人利用得那么得心应手,说起谎来都面不改色,还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




被丢弃也是活该。




他爬上了床,昏昏沉沉地躺了很久,才在窗外的雨声里睡着。




不知为何,他久违地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里他和男人一块去了游乐园,两个人举着棉花糖对着镜头笑得很开心,帮忙拍照的旅客不由得也笑了起来。




梦境温暖又真实,牵着他的手的男人唇边梨涡浅浅,琥珀色的瞳眸映着灿烂的日光,棉花糖的香气在唇齿间漾开。




就像他们是相爱已久的恋人一般。




在鬼屋里男人扑进他的怀里,死死抱住他的腰不松手,他也觉得这样的男人很可爱似的,在对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四周响起工作人员善意的窃笑声。




男人整张脸都红了,他就抬手去遮住对方的脸。猝不及防陷进黑暗里的男人惊慌地扯住他的胳膊,低低地说了句什么。




他不管不顾地维持着这个姿势,拉着男人向前走,边走还边抱怨道,你没事长那么帅干什么,不如以后你蓄胡子好了,这样就没人看你了。




男人僵硬了几秒钟,把他的手扯下来,虽然很害羞可是同样很坚定地踮起脚来亲他。




四周的喧闹一下就不见了,突如其来的静谧里,他听见自己和对方被放大了无数倍的心跳声。




两个人把所有游乐设施都玩了一遍,这才牵着手走出游乐园。他说了句我好口渴,男人就走到马路对面去买饮料,他看着对方匆忙的背影,弯着嘴角想跟上去捉弄一下对方,耳边却响起尖锐的声响。




模糊的视线里,只看到男人惊慌的泪流满面的脸。




“别哭.......别哭,千玺。”




他从梦魇里挣脱出来,背上出了一层薄而密的汗,头痛欲裂地抱着脑袋喊叫起来,门外响起密集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像是谁在他后面追赶的脚步声。




好像有钥匙开门的声音,有人冲过来抱住了他,他在熟悉的怀抱里安稳睡去,这次的梦境更加温暖和真实,他和男人并肩坐在沙发上,头靠头,手指勾着手指。




客厅里的光线昏暗不明,雨滴有节奏地在窗户上敲打着,荧屏上的主角对另一个主角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他就在那个瞬间侧过头去,吻住了望向他的男人。



评论

热度(1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