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城外的迪士尼

任性,脾气不太好。邪魅狂狷的萝莉。江湖人称"三嫂"。

【Hp】【GGAD】第一最好不相见(2)

后来,在十六岁的初夏,在戈德里克山谷,他遇见自己一生的知己爱人与仇敌。多么奇妙,多么残忍。他用两个月的时间,酿出了一生的苦酒,明明含泪吞下的人不是他,却在很多年后感受到了相似的疼痛,好像在五十年前被人施了一个低劣的不成功的钻心剜骨,当初不以为意的伤疤,最终缓慢的,丝丝入扣。
在他去戈德里克山谷前一天,他又梦见了面包大叔。大叔破天荒地没有咆哮,他坐在一边,耷拉着脑袋,像只无家可归的大型犬,抬起头时,湖水蓝色的眼睛里映出远处的雪山晶莹,他有点落寞又有点狡黠地冲他笑,像是希冀像是羡慕又像是湖水蓝色的忧愁。
戈德里克的山谷里溪水潺潺,鸟鸣幽幽,他像在这个夏天走进灿烂温暖的童话世界,然后带着一身血污留下半生苦痛逃离。
然而他想,即使再给他一万次机会,即使故事的最初他就已看到无法续写的悲壮结局,他还是会选择在这个遇见那个人。所谓劫难,不过在劫难逃,所谓命运,又何时不是单行道?即使我后来满手血腥,颠沛流离,所有的雄才伟略在纽蒙加德慢慢同青苔砖瓦一同慢慢腐朽,即使我偶然发狂憎恨自己,也从不曾怨恨过命运半分。如果没有那个夏天,如果不曾遇见你,那又怎么会有后来的我呢?让你对我负责是一件听起来好笑的事情,但是阿不思,无论你我身在何方,相隔多远,我们的命运早已注定要紧紧相连。
16岁的格林德沃觉得爱情是愚蠢而廉价的,明明几个西可就能买到最好的迷情剂,陷入爱情的人却好似得到了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珍宝,充满了爱抚,呓语,亲吻和争风吃醋的关系把傻子变得更傻。
谢天谢地,他从来不是傻子。
尽管如此,他在姑妈家第一次见到邓布利多时,还是惊讶于造物主的私心与偏袒。红发的少年清瘦高挑,明亮的蓝眼睛里带着洞悉世间万象的宽松笑意。明明是跟自己相近的年岁,微笑时从容温和的神态,说话时彬彬有礼的气度,格林德沃听过“生命具神性”这老掉牙的句子,然而此刻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而他嚣张恣意的姿态,英俊不羁的形容,近乎模糊的道德底线,又大概是生命具魔性的最好注解。
你看,其实所有的悲剧都在一开始就写好。只是它太美,伪装成夏日的十四行诗,吸引我们流着泪也要读下去。
相互吸引大概是最最顺理成章的了,两个同样英俊而天赋异禀满怀壮志的年轻人,如此相同又如此不同。他们每天都能从对方身上发现新的惊喜,也许是对于魔咒学的精通,又也许是眼角下一颗小小的泪痣。
他们都曾经以为对方是造物主赠与自己的礼物,邓布利多囿于烦琐家事,格林德沃初探改革路途。他当他是救赎,他视他为同路。

依旧未完,还没有写相爱。夜深了,心疼18岁的校长。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