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城外的迪士尼

任性,脾气不太好。邪魅狂狷的萝莉。江湖人称"三嫂"。

好棒!

慢食堂:

清明将至

大王叫我吃饱饭:

《在上海外滩,来一顿两块五的宵夜》


青团两块五一个,学姐买了六个。


我们边在外滩散步边慢慢吃青团。江对岸金茂大厦顶上一闪一闪,东方明珠的灯从蓝变到红,再从红变回蓝。


上海是我们吃游全国计划离开北京后的第一站,好几位老同学都在此工作。到了上海之后我们一块吃了个饭。


一个上海本地的姑娘说她父母年纪大了,家里正准备卖掉老房子买一个楼层低一些的新房,却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好不容易找了一套,家人犹豫六七天,却被告知房子已经涨了五十万,只好作罢。大家一阵唏嘘。


吃完饭后我们去外滩,一路经过每平八万、十万或者十五万的房子。据说某家族开发的楼盘已经卖到九位数一套。学姐说这辈子是买不起了。大家纷纷开玩笑说至少得攒五辈子吧。

 

幸好我们还买得起青团。


清明将至,街边到处都是。两块五一个,六个也才十五块。绿皮红豆馅,不粘牙,咬下去像咬棉花糖。江南喜甜,青团生于江南,自然甜甜软软。


相传有年清明,太平天国将领李秀成被清兵追捕,附近农民帮他乔装成农人模样以便躲藏。清兵为抓获李秀成,在村里添兵设岗,检查每一个出村人,防止他们给李秀成带吃的。


某天一位农民在艾草从上滑了一跤,手上、膝盖上都染了艾草的绿色,于是心生一计,采了些艾草回家洗净煮烂挤汁,揉进糯米粉内,做成一只只米团子。然后把青色的团子放在青草里,蒙混过村口的哨兵。


后来,李秀成下令太平军都要学会做青团以御敌自保。吃青团的习俗就此流传开来。


我们在外滩边,一人一个青团边走边闲聊。


游客很多,晚上依然拥挤,闪光灯不断。我跟在同学后面,听他们讨论房价、互联网经济、投行与对冲基金,听他们说自己的工资、房租、老板、女朋友,以及价格疯涨的猪肉和小菜。


江对岸楼面上投影写着“我爱魔都”、“我爱侬”。


城市和人都互相努力创造彼此之间的联系,来维系城市的包容度和多元化,以及人的归属感。可是夜晚十点外滩上的人,与这庞然的城市,究竟有多深的羁绊呢?

 

幸好我们还能吃上青团,吃上生煎,吃上蟹粉小笼。


一平方米的面积可以换六万个青团,一天吃两个,能从出生吃到入土。


那就暂且沉浸在这片土地上凉凉的,糯糯的,甜甜的食物中吧。


不知李秀成吃下那口青团时,是否想到了自己之后的忠王、克复苏浙、万古忠义?


还是和现在站在寸土寸金外滩边上的我们一样,尝着它的甜和香,一响贪欢?



评论

热度(205)

  1. 美食精选大王叫我吃饱饭 转载了此图片
  2. 伤城外的迪士尼慢食堂 转载了此图片
    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