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城外的迪士尼

任性,脾气不太好。邪魅狂狷的萝莉。江湖人称"三嫂"。

明长官方了「上」

明长官和诚秘书的关系,是横亘76号多年的未解之谜。。
明楼前任76号号花汪曼春曾公开放话,称自己与明长官有青梅竹马的情谊,曾一同读文读史读经济,赏花赏月赏美人。只差一点便要携手共赴欧罗巴,在凯旋门口举办婚礼。若说明楼心中挚爱,非她莫属。众人喏。阿诚笑而不语。
当晚,阿诚笑吟吟将明楼逼至墙角,一句句复述给他听,
“青梅竹马的情谊…”
“不及你!”明楼一边暗喜阿诚难得有如此主动的时刻,一边慌忙辩解。
“读文读史读经济,赏花赏月赏美人……”
“阿诚,你就是美人!”
“携手共赴欧罗巴…”阿诚缓缓抽出准备好的一捆软绳。
“阿诚,别这样…”明长官红着一张老脸想入非非。
“凯旋门口的婚礼我是不是还能当个伴郎啊!”阿诚语气蓦然发狠,双手灵活如蝶将明长官双手缚住明长官双臂。
“阿诚,汪曼春她就是个疯子,你别…”明长官有些方。他恍惚觉得情趣play不是这么个绑法。
阿诚甩甩手,将有点沉的明长官安顿在墙角坐好。向来沉稳幽深的眸色中难得带了一丝少年人的俏皮,他眨眨眼,笑了。明长官恍惚看到了多年前,他与阿诚刚刚袒露心扉时,羞涩却勇敢的少年。他有些情动。阿诚对他何其熟悉,他只轻轻地叹气,阿诚便明白这老家伙不好好反省居然还敢发情了,心念一动,俯下身便是一吻。吻得极其温柔缱绻,他仿佛是服侍又像是讨好,灵巧的舌头探过明楼口内的每一寸,才缓缓与他两舌相缠。明长官口内俱是滑香软,恨不得立刻将阿诚抛在床上化身禽兽,却动弹不得。一吻过后,明长官见阿诚两颊红,汗淋漓,更是难以抑制,就在这时,听见了一声低沉的几不可闻的“哥哥”。明楼大震,青筋暴起,忍不住苦苦哀求“阿诚,我的好阿诚,快放开我。哥哥疼你”。阿诚却好似什么都没听到,慢悠悠开始解自己的衬衫扣子,解完又用口一颗颗伺候明长官。“哥哥我伺候你更衣”。明长官只低头看着阿诚跪在自己面前,湿润的唇舌浸透衬衫,如遭酷刑。阿诚仿佛感觉到他的注视,解完最后一颗时,舔了舔唇。明楼用力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底仿佛有泪。“阿诚,我知是我错。年少不更事,将明珠看漏。这些年我亦常常懊悔。不敢求你原谅,只求你懂得你才是我心中唯一不可辜负。”阿诚蓦地心软,他又怎会不懂。明长官见阿诚心软,心内喜不自抑,只苦苦撑着一副深情委屈的模样,只盼一会儿阿诚垂怜,尝试几个新姿势。
未完。。。不会那么容易放过明长官,口亨!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