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城外的迪士尼

任性,脾气不太好。邪魅狂狷的萝莉。江湖人称"三嫂"。

后来(上)

一个很晚的贺文。文笔...emmm基本上是没有了。
没写完,但想赶在这个浪漫的日子发出来。
现实向,拒绝上升。

A.

王俊凯在接到某大型音乐奖的活动邀请时正在化妆,平日里过分俊秀的眉眼紧闭着,任化妆师在脸上刷墙一样涂涂抹抹。他还是不喜欢那些化妆品糊在脸上的味道,过于浓烈和俗艳了,曾经每次他化了妆想去亲近那人的时候,那人都会不由自主地皱皱鼻头。他一边委屈一边毫无原则地觉得特别可爱,想亲。

而他现在,手上接了几个一线彩妆的广告。在电视里广告牌微博开屏一边wink一边邪魅一笑。轻而易举地骗走了少女们的心和钞票。

他身边助理简单跟他讲了音乐奖的流程,就是让他去走个红毯,顺便颁个奖。

音乐节啊,真是好久没去了。他都有多久没唱歌了呢?他躺在椅子里,头昏脑胀地用力想。

助理看他不说话,以为他不高兴,怯生生地讲:“凯哥你要是不愿意去推了就好。反正我们也不缺这个曝光度。”

“需要唱歌么?”王俊凯问。

“啊...哦,不用。我知道凯哥你不想唱歌,他来邀约的时候就说好了的。”助理答。

“颁什么?”

“年度金曲奖,和源哥一起。”

“王源也去?他什么时候这么闲了?”王俊凯笑了笑,说道“那我也去吧,正好好久没见到这小子了。”

小助理松了口气,给主办方回了个确认的消息。

B.

易烊千玺目不转睛地看完了电视里某恶俗的又wink又邪魅笑的口红广告后抬手关掉了电视。扭头对助理说,“我觉得广电应该对广告的内容增强一些控制。”

助理一脸问号,不知道为什么自家boss突然对这种事感兴趣。易烊千玺没得到回应,扭头看了一眼助理的懵逼脸,欲盖弥彰地理直气壮道“你不觉得,广告应该多些正能量内容么?”

广告为什么要正能量?助理还是很懵。而且boss自己刚接了某奢侈品的内衣广告,这要如何正能量?内裤外穿举着国旗奔跑么?助理脑补了下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看。

易烊千玺电话响了,他不再理会依然神游的助理,看着屏幕上久违的“王源”两字,划了接通。

20分钟后,易烊千玺开始后悔自己划接通时的手欠,并对一开始面对表现出久别重逢的热情的王源感到感动的自己表示了唾弃。

全是套路。

C.

王俊凯是在音乐节前一天才接到通知,王源来不了了。不仅如此,而他还要去跟易烊千玺一起走红毯了。王源嬉皮笑脸地在电话那头跟他道歉,说自己临时有事找不到人代替,就请了千玺。语气清新自然得仿佛他不知道自己和易烊千玺是拿了旧情人剧本的一对过时怨偶。从没被漫天狗粮撒过脸,也没在中间调和传话时受过夹板气。“哥们儿,你行,真有你的!”王俊凯气的挂了电话。当红偶像一向严谨的情绪控制下,少见的出现了多年未见的气鼓鼓河豚表情。

太尴尬了,想想就炸毛。他不知道自己见了易烊千玺之后要说什么。

“好久不见”?尴尬且愚蠢。

“我好想你”?愚蠢到炸。

“我一点也不想你。”?

他已经能脑补出对方抬眼似笑非笑的表情了。

一边的小助理看着自家boss时而眉头紧锁,时而少女痴笑,时而咬牙切齿。怀疑他私自接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戏,沉浸在多重人格的剧本里无法自拔。直到听见他咳咳两声,正了正胸前并不存在的红领巾(不,领结),高贵冷艳地对着空气说“你好,易烊千玺”。才恍然醒悟自家boss中了什么邪。

“那个,凯哥,你要是那么纠结,可以跟珍妮一起走红毯。让易烊千玺也再带一个人就行了。”小助理为自己的智慧折服。

“为什么要让他再带一个人,你想让他带谁?”

他想辞职。

D.

易烊千玺一开始没有考虑过再带一个人。因为他从被王源坑了之后就陷入了自责loop,格式大概如下:“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王源惯性是要坑人的,我以为他改了。其实根本没有!”

等他反应过来可以再带一个人的时候,基本上能约到不是咖位相差太大单纯来蹭他蹭红毯的十八线,就是对他有些各种不明企图的痴缠男女。对,易先生风度翩翩,气质凛然,站如松,坐如钟。偏偏是朵烂桃花收割机,仿佛是灯红酒绿的夜上海中最皎洁璀璨的那朵明珠,不知道吸引了多少自诩风流的情种来妄图采撷。每天收到的示爱短信简直可以编一本《土味情话大全》。相比之下,前任竟然还算比较好应付的那种。走个红毯颁个奖而已,“洒洒水啦”易烊千玺自我安慰。

然而,这个“洒洒水”的小问题,还是令他失眠了。三天。

第一天,他躺在床上,想“不就是前任嘛,没什么大不了。”然后凌晨2点才睡,做了一夜他们最早出道时一起参加颁奖典礼的梦。

第二天,他在床上痛斥百无聊赖开始纠正梦里错误无聊细节的自己。强迫自己快快睡着,未遂。又做了一夜当初两人一同出游欧洲的梦。

第三天,易烊千玺躺在床上,顶着眼膜,咬牙切齿地恨王俊凯。恨得眼圈乌黑,十分情真意切。然后王俊凯同学在梦里给了他一个十分漂亮地反击,他梦见了一夜的“国家政策不予显示”。

“前任好像给我的梦下蛊了怎么办,急,在线求!”

E.

音乐奖当天上午。两个战战兢兢的助理在战战兢兢几天过后,终于取得了联系找到了战友。

联系前,王俊凯嘱咐自己的小助理,“硬气点!你是我的人!”

凯助在经过boss几天神经病般情绪的洗礼后,无助地点了点头,内心表示十分感动然而并不相信。

王俊凯为了表示对自己助理的关心和工作的支持,决定在一边旁听电话。

凯助:内心毫无波动但是笑不出来。

他颤抖着拨通了千助的电话。点了免提。对面是个很萌的妹子,他回了一点血。跟对方大概对了遍时间表和流程。

全程很顺利,只除了挂电话前那边传来了几声轻轻的咳嗽,和一个好听的男声“千玺你没事吧?”

电话挂断,王俊凯又在发呆。那边的声音是他所熟悉的,无论是咳嗽还是那句关切的问候。所以兜兜转转,我还是失去了在你身边为你递一杯温水的资格。

王俊凯想,我输的不冤。但是我舍不得。

TBC

评论

热度(9)